譬如在小说中

2021-02-12 13:43

受到鼓励的殷烁植开始了写作之路。一开始的激情很快就被磨尽,写到三分之一不到的时候,她就觉得江郎才尽,颇为苦恼。谍战小说对逻辑性的要求很高,哪些能做,哪些不能做,其逻辑一脉相承,一旦处理不好,马上会发生编不下去的情况,时间一长,殷烁植渐渐发现,写小说绝不能随心所欲。

一开始,殷烁植并没有将写小说的事和爸爸说。有一天被细心的爸爸发现了,觉得写得还挺像模像样,居然成了女儿的忠实粉丝。

“说老实话,女儿的成稿我通读了一遍,真写得不错。”话虽如此,对历史颇有造诣的爸爸也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女儿的一些历史错误。“譬如在小说中,她一开始写主人公开车闯过红绿灯。那个时候哪有什么红绿灯啊?还有小说中提到吃了一顿饭花掉几个大洋,要知道在民国,几个大洋都够一家人一个月的生活了。中产阶级一年的收入也才200个大洋。”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班主任最后知道了她的“壮举”。对于“先斩后奏”,殷烁植不好意思地解释说,“毕竟在我这个年纪,很多人会觉得写小说是不务正业吧。”

据《青年报》报道,3年前,殷烁植转学进入上海建平远翔中学,在一次寝室卧谈会上,几个青春期的女孩想着自己身处民国时代,化身间谍与敌人斗智斗勇。一年前,她构思好了故事大纲,在语文老师的鼓励下开始动笔。有趣的是,小说中很多角色名都采用了同学和老师的真名实姓。也是在一年前,她决定放弃中考申请美国高中,于是毅然休学回家,边申请学校边完成了这部小说。如今,梦已完成。在远赴美国前,她将这部23万字的长篇小说送给了母校和师生们,作为自己3年青春的礼物。

“譬如一个潜伏在敌后的地下党员,一旦敌人对他产生怀疑并对他进行跟踪,基本上就意味着负责与他进行联络的党组织的暴露,而党组织一旦暴露,就会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影响整个故事的构架和剧情的进展。”殷烁植告诉记者。

小说中有一个桥段是关于密室审讯的。殷烁植透露说,每个角色选哪个座位其实都代表了对方的某种心理,譬如有的人认为对方是同志,故意不想和对方坐得太近。“这个桥段看起来有点像《风声》,但后来写的时候脑洞大开,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剧情。”

殷烁植把同学中很多人的真名实姓用在了小说的角色里,甚至连语文老师也化身“毛特派员”。对于这一决定,有的同学欣然接受,有的则心有顾虑。于是在成书前,殷烁植做了一次“民意调查”:若有同学反对,便将他们全部更名。在写作过程中,有的同学会十分关心自己的命运,催着她更新。最后,就连“毛特派员”也忍不住询问,“在小说开头,很多人以为我死了,啥时候才能复活啊?”

魏筱洵介绍说,“她当过班长,管我们还挺严厉的。到了初三她就休学了,虽然不来上课了,但经常来学校看望我们。一开始写书的时候,她就和我们说过会出书。没想到,中考刚考完全班同学就收到了她的签名书,好意外!连校长都收到她的小说了。”

到了初三,考虑到女儿又要写小说又要读英语为出国做准备,爸爸便劝她休学一年。最近半年,因为进度来不及了,殷烁植更是整天整夜地赶稿,有时会写到晚上十一二点。

在一口气看完小说后,毛懿茵老师觉得书里的内容非常精彩。经过深思熟虑,也同意殷烁植在小说里用自己的真名。“这件事非常有纪念价值,不光对她、对我还是对学校,都是开创性的。她的文字特别有味道,其他学生可以把文字写得特别华丽,但她用大白话一样的语言,照样能写得让你特别感动。”在毛老师看来,密室审讯的设计情节可能有借鉴《风声》,但对初中生不能要求太多。毕竟,每一个文学大家都是从借鉴开始的,更从借鉴中创新。

书中的“毛特派员”——毛老师对殷烁植的评价也挺高。“我们学校也有很多学生写小说,发在网上。但唯独只有她是坚持到底,写完成书的。二十来万字的长篇小说对一个初中生来说实在不容易。成稿后她还仔细修改过两遍,故事框架和最初的完全不一样。”

傍晚时分,相约人民广场。眼前的她戴了副眼镜,有两个深深的酒窝,斯文有礼,散发出浓浓的书卷气。殷烁植坦言,爷爷14岁参加革命,当年是搞情报工作的。虽说爷爷去世得早,她未曾谋面,但父亲从小就为她讲抗战故事和爷爷的事迹,在她小小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。

为了撰写这部长篇小说,殷烁植在写作过程中边写边查了很多资料,不仅读了很多书,还借鉴了《风声》、《暗算》、《北平无战事》等优秀抗战电视剧。

魏筱洵是殷烁植的初中室友,也是书中一个很重要的地下党女配角,在小说中用的是真名。对于室友的杰作,她忍不住大赞“有才”。“卧谈会后,她每天晚上想一点剧情,编出来各种奇怪的版本。她的书里用了很多同学和老师的人名,一开始我不想用自己的真实姓名,后来想想挺有纪念意义的就同意了。”魏筱洵评价说,殷烁植对角色一点不偏心,“她一开始打算把我写死,我好伤心,曾强烈建议尽量晚点死。”

1948年夏,温暖的风从海上吹来,阳光透过树梢上嫩绿的新叶斑斑驳驳的投影在地上,黄浦江上邮轮的汽笛声一声声传出好远。

为了激励自己坚持下去,她开始在晋江文学和百度贴吧上转载,定期更新。“一开始,我是人物性格都很逗逼,写着写着,每个角色才有了自己的语言表达方式,我对人物的理解才慢慢深刻起来。在描写每个人物时,我会站在每个角色的立场想一想。”殷烁植说。

初中生写谍战小说,有没有搞错?满怀好奇的青年报记者在见到小说《远翔站风云1949》的作者、年近16岁的殷烁植前,心中不免打了几个问号。

据悉,这次《远翔站风云1949》首印2000册,在毕业之后的班级聚会上,她向同学和老师赠送了100本自己签名的样书作为留念,作为初中三年的纪念。

一次寝室卧谈会中,四个女孩无意中开始玩起了谍战故事接龙游戏。对历史颇有些研究的殷烁植嫌几位室友编得不够好,索性揽过了编剧大任。一开始,她的想法很简单:把故事写下来,作为留给学弟学妹的礼物。有一次,她与语文老师毛懿茵到公园玩,无意中聊起打算写小说。毛老师一听,便鼓励她尽快付诸行动。